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議都是週二週四開。綜合考量之後才報了八月份的手辦原型師網課,並選了週三以及週末兩天晚上的排課。課程安排的不密集,所以這課足足要上四個月。時愉起初確實興致勃勃,上了兩週課之後就已經是憑意誌力在撐。又上班又上學,她每日起床都想直接炸.銀行。到家時愉煮了碗麪條就算解決晚餐,看著快到時間就將課掛著。七點整,老師也上線了。八月已經學完ZB軟件,九月開始便是學習新的內容,課表內容已經出來,整個九月都是學習輔助...-

九月初,雖已立秋但樊市白天還是照舊熱得似蒸籠,隻到了深夜才能品出那些許秋日涼意。

時愉從網點出來時已是繁星滿天,她穿著夏季短袖行服,恰好一陣裹著涼意的風撲麵而來,她吸了吸鼻子感覺鼻炎馬上又得犯。抬手看了眼時間,她決定還是先去旁邊便利店解決晚餐問題。

今天恰好是時愉畢業兩月整,也是她定崗桐柏支行的第三個月。

春招時程思語和她一起挑選崗位投簡曆,時愉投的全是銀行,程思語很是驚訝,她是知道時愉一直想開一家自己的手辦工作室,為什麼不找一個能積攢這方麵經驗的工作呢?

她看著發小一口氣投了四家國有行和兩家商業銀行之後還是直接問了,時愉也冇賣關子,告訴她目前自己最主要的是先掙錢,而且她一直是粘土玩家,冇有係統學習過手辦原型師課程,所以目前也冇這個實力進工作室。

不過很幸運,春招還未結束她已經收到了三家銀行的offer,果段選了工資最高的那家商業銀行,從此成為銀行牛馬。

雖然時間已晚,時愉還是選擇走路回家,接近十點才吃的晚飯不消食她都怕晚上睡不著。

到底是已立秋,走了十來分鐘纔到家也毫無熱意。推開門發現月光透過玻璃細細碎碎地鋪滿了整個屋子,好似一層薄霜描摹著客廳物件的輪廓。

她帶上門冇開燈,將包扔在玄關鞋櫃上後直接撲在沙發上。

明早七點半還得起床上班,但,真的不想動。

係統自帶的手機鈴聲在安靜的黑暗裡響起,時愉趴著冇動,心想可彆是客戶。

在鈴聲即將自動掛斷時她才終於伸手將放在茶幾上手機接起。

“喂。”

“週末加班嗎?”程思語開門見山,打斷了時愉已到嘴邊的您好,“我這個項目結束啦,領導給了兩張農場暢玩票,週末咱們去放鬆一下呀~”

“這個週末?”她聲音懶洋洋的。

“對,來嘛來嘛。”

“我想想。”

話還未說完,程思語就嚷嚷起來:“什麼!還需要想!”

時愉故意話隻說一半:“週末有個客戶回饋活動誒。”

程思語失落地啊了一聲,光她自己一個人就也不想去了。

“不過我還有兩天調休,那我要不要用呢?”

她聲音帶著藏不住的笑意,根本冇想瞞自己在逗她。程思語都來不及收回失落,隻得假裝惡狠狠地開口。

“警告你謹言慎行,不然到現場讓你自己買票了啊。”

“行,為了給您賠罪,週六我去接你可以嗎?”

“彆來,我查過路線,這農場在你那邊方向,等著我來接你就行。”說著她又感慨起來,“你週六還得用調休才能不去弄活動,銀行果真壓榨人啊。”

時愉無言,翻身看著彎月,回她:“要不還是聊聊你這加班一個月還冇調休的事吧。”

“互相傷害不可取!”

“對啊,咱們兩個金融民工還是抱團取暖吧。”她手搭在沙發背上,白皙的手指無意識敲打著放在那處的抱枕,“輕舟何時才能過萬重山…”

兩人又說了點最近職場八卦才掛斷,時愉也冇再繼續磨蹭,抓緊時間洗漱休息了。

“好,散會吧。”樊婷主管宣佈晨會結束。

桐柏支行會議方麵也是分工明確,晨會由財富主管組織,夕會由大堂主管組織,其他會議均由支行長組織。你說運營主管?運營主管早晚都難出那兩道門,但支行長說也得讓她有些參與感,於是她負責了班後大會的點餐工作。

秦蘇挽著時愉的胳膊,兩人一起往廳堂去。

“去買咖啡?”

“去,要給你帶嗎?”

時愉昨晚做了個夢,光怪陸離,醒來感覺頭昏腦脹,麵上也帶著疲憊,急需咖啡續命。

“要的,還是明治拿鐵加一袋糖,錢微信轉你啊。”

廳堂班前工作還冇做,秦蘇冇和她客氣,和她說完就拿起泡茶壺接水。

時愉又問了正拿著餅乾在擺盤的孫莉莉,然後纔去隔壁小綠杯,不多時就拎著咖啡回來了。

秦蘇不在,孫莉莉坐在引導台整理馬上要清交的檔案,冇注意時愉已經回來。然後被她用冰咖啡冷不丁冰了下額頭。

“嘶!”

“放走廊?”時愉打斷施法,先一步開口。

走廊上有一排矮櫃,平時大家的食物都會放在那邊。畢竟接待區不能吃東西,走廊離得近,冇事就能推開門吃上兩口。

孫莉莉點頭,告訴她:“老闆讓你等會去辦公室找她,蘇蘇姐出來了你就去。”

“okk。”時愉比了個OK的手勢,先去放咖啡。

九月,又到了季度衝刺時間,不用想都知道饒行長要說什麼。雖說才進銀行四個月,但她已經完全摸清銀行工作核心。

開門紅、夏日衝刺、金秋摘桂以及年末收官戰。每年都是按這四個節點來佈置工作,中間還得插一個週年慶,一年四季KPI拉滿,就看這任務量怎麼分配到個人頭上。

時愉是對公客戶經理崗,入行時剛過開門紅,當時支行的同事都說她幸運;夏日衝刺時她還在輪崗,身上也冇背任務指標。現在她定崗在桐柏支行已是第三月,終於要直麵職場第一次大考。

秦蘇出來時廳堂正好來了好幾人,兩人來不及溝通,時愉便直接往行長辦公室去。

冇想到不是下任務,定崗兩個月,到了員工關懷時間點。時愉硬撐著尬聊了十分鐘,終於聽到悅耳的結束語。

“行,那你先去忙。”

“好的行長。”她麵上不顯,手卻偷偷在桌下比耶。

還未起身,對麵行長好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又開口繼續說道。

“還有一個,下週得去你家做個新員工家訪,到時候再和你說時間。”

時愉精神恍惚地應下了。

員工家訪,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她隻是打個工掙點錢,不是像古代那樣賣身給主家,怎麼上個班連媽媽都得搭進去…

廳堂已完成分流,現下隻有一個客戶在填開戶材料,孫莉莉站在一旁指導。監控底下不能閒聊,時愉給秦蘇使了個眼色,兩人一道出去。

她先問秦蘇老闆找她是不是也是員工關懷,秦蘇說是。秦蘇雖是樊行老員工,但她是三個月前從營業部調過來做大堂主管,也算是桐柏支行新員工。

秦蘇張開五指在她眼前晃了晃。

“你冇事吧?一出來起就感覺你頹廢不少。”

“那你也需要做家訪嗎?”時愉回過神,眼巴巴看著她。

“噗呲,就為這?”她輕笑,“冇事,走個過場而已。”

時愉初入職場,不知銀行老油條多的是辦法應付上頭那些莫名其妙的任務。就比如這家訪,一般就是去離得近員工家裡拍個合照交差。

“放心吧,你就當是拿照片換牛奶了。”

時愉不解:“什麼牛奶?”

“咱們行老傳統,家訪配奶”秦蘇說著伸手給了她一個腦瓜崩,“走了,上班去。”

按部就班上了一天班,總結完今日業績後夕會也算結束。今日週三,時愉晚上還有網課,於是換下行服就匆匆回家。

在樊行實習三個月後時愉攢了一些錢,再加上讀書時的積蓄,她認為是時候報課係統學習如何建模;銀行會議多,這幾個月她也大概摸清了開會時間,一般會議都是週二週四開。綜合考量之後才報了八月份的手辦原型師網課,並選了週三以及週末兩天晚上的排課。

課程安排的不密集,所以這課足足要上四個月。時愉起初確實興致勃勃,上了兩週課之後就已經是憑意誌力在撐。

又上班又上學,她每日起床都想直接炸.銀行。

到家時愉煮了碗麪條就算解決晚餐,看著快到時間就將課掛著。七點整,老師也上線了。

八月已經學完ZB軟件,九月開始便是學習新的內容,課表內容已經出來,整個九月都是學習輔助建模軟件。

從七點到九點,時愉平板掛課,電腦跟著實操。老師講完退出出後她才放鬆下來,太過專注這才注意脖子已然僵直,隻輕輕轉頭便一陣痠痛。

她坐在書桌前保持仰頭看天花板的姿勢,直到脖頸酸脹感不再明顯纔去洗漱。從浴室出來時時愉頭髮還在滴水,她草草護完膚後才用乾發帽去吸髮尾的水。

舉著吹風機吹頭髮時她又打開瞭望樂隊現場live視頻,這場她已看了不下五十遍了,頂著吹風機這麼大的聲音都知道梁榅唱的是哪句。

“思語生日是八月十六,我看看。”她伸手費力去夠手機,在日曆上找對應的公曆日期,“找到了,九月十八號,來得及~”

視頻播完頭髮也恰好吹乾至不滴水狀態,她看時間還早便決定今夜就開始給這些半乾的Q版小人兒畫臉。

她從八月開始思考程思語的生日禮物該送什麼,兩人認識太久,禮物已經送不出花樣。不過她這兩年完全屬於望的小迷妹,時愉準備投其所好,往望樂隊上下功夫,搜尋半天發現發小已經買全了樂隊全套周邊。

不過全網來來回回搜了遍,她也發現娛樂圈周邊大多是寫真、小卡這類。她靈機一動,決定送發小一套自製樂隊手辦。

她拿出勾線筆和顏料,左手大拇指和食指捏住頭模底部支撐用牙簽,開始在圓嘟嘟的粘土人臉上細細勾畫五官。

那五十遍視頻果然冇白看,好可愛一Q版梁榅。

“哎,羨慕了。”她歪頭臭屁起來,“我可真是個不可多得的好朋友!”

-黑暗裡響起,時愉趴著冇動,心想可彆是客戶。在鈴聲即將自動掛斷時她才終於伸手將放在茶幾上手機接起。“喂。”“週末加班嗎?”程思語開門見山,打斷了時愉已到嘴邊的您好,“我這個項目結束啦,領導給了兩張農場暢玩票,週末咱們去放鬆一下呀~”“這個週末?”她聲音懶洋洋的。“對,來嘛來嘛。”“我想想。”話還未說完,程思語就嚷嚷起來:“什麼!還需要想!”時愉故意話隻說一半:“週末有個客戶回饋活動誒。”程思語失落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